安捷伦Seahorse XF实时ATP速率测定实验常见问题及解答

首页    安捷伦Seahorse XF实时ATP速率测定实验常见问题及解答

安捷伦Seahorse XF实时ATP速率测定实验可实时定量活细胞中线粒体呼吸和糖酵解的ATP生成速率。该方法利用XF技术检测线粒体有氧呼吸耗氧率(OCR)和糖酵解细胞外酸化率(ECAR),使用经过验证的计算法将其转换为线粒体呼吸ATP、糖酵解ATP以及总ATP生成速率。

Seahorse XF实时ATP速率测定实验利用代谢的调节剂寡霉素(Oligomycin)及鱼藤酮(Rotenone)和抗霉素A (Antimycin A) 的混合物,当连续加药后可以计算线粒体和糖酵解的ATP 产生速率。

首先测量基础OCRECAR。加入寡霉素导致线粒体ATP合成受到抑制从而引起OCR减少,使mitoATP产生速率得以量化。ECAR数据结合检测液的缓冲系数可以计算总的质子流出速率 (PER)。用鱼藤酮和抗霉素A完全抑制线粒体呼吸能够计算线粒体相关的酸化,结合PER数据能够计算glycoATP产生速率。

OCRECAR测量的动力学曲线

Seahorse XF实时ATP速率测定实验常见问题及解答

如果检测液中含有不同的氧化底物(不同的P/O)mitoATP产生速率如何计算?

为了将ATP偶联的呼吸转换为线粒体的ATP产生速率,因此在电子传递链末端每还原一个氧原子,ADP磷酸化为ATP的化学计量学必须得到确定。不同的底物理论上最大的P/O值不同,并且依赖于化学计量学/底物氧化通路,以及F1F0 ATP合酶的效率。在标准的XF实验条件下,细胞被供给底物混合物(主要是葡萄糖、丙酮酸和谷氨酰胺),以及内源性底物储备(糖原、脂肪酸、其他氨基酸)可用于线粒体氧化。用几种细胞系进行测试并确认P/O2.75准确代表了外源性和内外源性氧化底物混合物的平均P/O值。(如需更多信息,请参阅白皮书:https://seahorseinfo.agilent.com/acton/fs/blocks/showLandingPage/a/10967/p/p-0157/t/page/fm/1)

当进行诱导的XF实时ATP速率测定时,诱导的速率是如何计算和报告的?

XF实时ATP速率诱导实验中Summary PrintoutMeasure Sheet中的Average Assay Parameter Calculations显示的Induced Rate(s)是用急性注射和寡霉素注射之间所有测量的平均值计算的。每个时间点的诱导速率可以从Kinetic Rate Data (Measure Sheet)中获得。

XF实时ATP速率测定中定义的XF ATP速率指数是什么?

XF ATP速率指数是指mitoATP产生速率与glycoATP产生速率的比值(mitoATP rate/glycoATP rate)。这个比值是一个细胞代谢表型的定量指标。代谢指数大于1代表大于50%的细胞ATP来自线粒体的ETC/氧化磷酸化,而指数小于1表示大于50%的总ATP是糖酵解途径产生的。因为代谢指数是比值测量,所以它对于代谢表型的改变或转换是高度敏感的。

为什么相同细胞类型的细胞以不同的密度种板时XF ATP速率不一样?

细胞的代谢表型会被细胞对ATP的需求所影响。一般来说,处于增殖或分化中的细胞比融合(缓慢生长)或末端分化的细胞拥有更高的糖酵解速率。为了比较实验之间的结果,推荐在整个研究过程中保持一致的细胞培养条件和细胞接种密度。

为什么必须用Seahorse XF DMEM培养基,pH 7.4Seahorse XF RPMI培养基,pH 7.4来进行这个实验?

使用预调pH7.4XF DMEMXF RPMI培养基节省了实验准备的时间,确保XF实验过程中一致的检测液pH值。另外,GlycoATP产生速率的计算需要对XF实时ATP速率测定中的糖酵解质子流出速率进行绝对测量。为了正确计算PER,检测液必须要有一个固定的缓冲能力。培养基中低浓度的HEPES在实验的时间范围内提供了一致的缓冲能力值。虽然添加HEPES缓冲液轻微地减少了ECAR信号,但是它显著提高了ECAR数据的质量和一致性,以及转换为PER 的准确性(更多详情,请参阅White paper:Improving Quantification of Cellular Glycolytic Rate Using Agilent Seahorse XF Technology)

能够使用其他的Seahorse XF检测液来运行XF实时ATP速率测定吗?

GlycoATP产生速率的准确计算需要使用一种没有酚红和碳酸氢钠且低浓度HEPES缓冲液的检测液。因此,强烈推荐使用安捷伦Seahorse XF DMEM(RPMI)pH7.4的培养基。任何偏离推荐的培养基和补充剂(葡萄糖、丙酮酸钠、谷氨酰胺),需要根据经验(使用XF分析仪)确定每个实验的缓冲系数(参阅 Seahorse XF Buffer Factor Protocol以进一步了解信息)。任何含有酚红的检测液不能在XF实时ATP速率测定中使用。

当运行诱导的XF实时ATP速率测定时,寡霉素注射之后的OCR高于基础 OCR,发生了什么?

在寡霉素注射之前加入的化合物使电子传递与氧化磷酸化解偶联(FCCPDNP ),通常会导致OCR增加。然而,这种呼吸不与ATP的产生偶联,因为没有ATP合酶的参与,线粒体膜电位会减少或消除,所以在这种环境下很少或没有ATP生成。在这些情况下,基础的mitoATP产生速率不能够被准确计算。如果怀疑存在解偶联化合物,那么推荐添加一组对照组,注射检测液+溶剂来计算基础的mitoATP产生速率。

 

声明:仅供研究使用,不用于诊断性操作。

版权说明:版权归原作者及安捷伦细胞团队,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于美国安捷伦科技公司官网(www.agilent.com)。如有问题请联系小编,欢迎批评指正,衷心感谢!

了解更多信息,请联系九游会的网址企业西南区业务联系电话:028-86625230028-86625235Agilent 技术热线:800-820-3278 400-820-3278(手机)。

2021年1月14日 10:51
浏览量:0